中期后

早上出门去做实验的时候看见外面河道里的水结冰了,远处冷冷清清的,朝阳还没有那么暖和,整个环境给人一种“肃杀”的感觉,终于,我觉得冬天真的来了。
冬天的田野寂寞又辽阔,脑海里总是会浮现出有人穿着厚厚的棉袄哈着气搓着手向我走来的场景,他戴着毛茸茸的帽子,最好我还认识,因为我想邀他去喝酒。

博士生涯看起来就要看到曙光了,总是有人问我为什么不明年六月份毕业,搞得我自己也开始疑惑“我为什么不考虑明年六月份毕业呢?”想了很久,一是自己懒,二是因为没有目标。和同学聊他们总是很有计划,而我总是走一步看一步。想一想要是一开始就下定决心早点毕业,那可能就按时顺利毕业了,也不至于现在要去再拖半年。我妈替我找了借口,[……]

继续阅读

先干为敬

上周五的实验设备坏了,导致事情变得很麻烦。 不是因为会拖累自己的实验进度,而是设备本身相关联的研发项目在验收,如果影响到月底的专项验收后果不堪设想。整个人变得十分焦虑和烦躁,遇到事情还是很难沉着冷静下来。站在路口和工程师打电话沟通如何处理问题的时候忍不住就想传递焦虑,甚至想破口大骂,好在说了半天后冷静了下来。我之前十分讨厌向我传递焦虑的人,但是现在逐渐发现自己才是这样的人。

和朋友早就约好了周五下班去喝酒。我点了一杯冰镇的啤酒,味道很淡,喝起来像是冰水,这样的啤酒很适合我,一大口喝下去很爽快。没办法和朋友解释我经历了什么,一开口很容易变成吐槽,还不如多喝一杯。发现朋友换了手机壳,写着“先干为敬[……]

继续阅读

「那片绿浓得化不开」

可能算是晚春了,周围的草木绿得越来越浓,晚风也越来越温柔。于是我想夏天可能就要到了。

睡完午觉听到外面轻快的鸟叫,我走到窗前以为能看到什么鸟,结果看到长到二楼的绿叶,蓝蓝的天空有白云飘过。忽然那些轻松快乐的时刻开始在脑海里浮现,好久了,我都不觉得快乐。这是难得的轻快时刻。

我想起恭王府里的听雨轩,“故种芭蕉待雨声”,也许应该下点小雨好让我继续沉醉于这样的闲情雅致。

说起来已经很久没更新过博客了,有很多可以记录的故事,不过可能只需要用一个「忙」字就可以一笔带过了,忙着生活忙着学习。

有段时间我很怀疑自己的表达和理解能力,也怀疑自己继续写博客的动力。博客更新了五年,五年来我没有写出很多博文,更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