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日也,天朗气清 - 青箬笠

养生

是日也,天朗气清

最近是越来越懒了,早上老爹出门的时候让我起床自己做饭,我便有点庆幸,今天没有人管我了那还起什么床。结果没过一会就听见小舅在外面敲门,我不得不起床。

又到年末走亲访友的时节了。
前两天教练问我年前要走亲戚串门吗,要的话咱们就放假。我猜他很期待我们说“要”,那他也可以放假了。结果是我确实不需要。

小时候因为贫穷并没有什么钱财和时间买礼物走亲访友。越是到年底,日子本身就越来越难以为继,忙着要钱与被要钱的事,谁也没有心情去想串门的事。

即使几个不得不走动的亲戚,我也很少去。有时候是父亲不让我去,有时候是母亲不让我去,更多的时候干脆是我一点也不想去。
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一篇有关舒淇的博文,说的是她关于温柔的评论,“因为温柔的女生是被人温柔养大的,是天生的。我很体贴,但那不是温柔,你知道的。”这句话是带刺的,让人心疼。
如果日子过得安稳没有矛盾,即使再平淡再贫穷我也不会不愿意走亲访友。

我最怕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家里来“客人”,我根本就没有学到过如何待人接物的本领。一方面是门前冷落从小到大家里并没有来过多少需要招待的“客人”,我的母亲也不善于应对这样的“招待”;另一方面,我很少走亲访友,也就没有机会向他人学习了。

舅舅问我读博的事,我照实回答。我问舅舅表妹考研的事,舅舅显得有点无奈,我早就可以猜到妹妹并没有考好的事实的,我应该问问表弟的情况,大概舅舅愿意说的话自己就会把表妹的事说出来。
我连水都没有倒舅舅就打算走了。
我看着地上的礼品又惊慌失措起来,我知道应该回礼,但是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话该回什么样的礼。手机在更新系统根本没法开机,我拿着手机想把它摔了。于是就望着舅舅出门,上车,启动发动机,缓缓驶出巷子。
我仍旧茫然不知所措。

然后我发现今天的阳光真好。
也不知道能不能把是枝裕和的步履不停读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