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 - 青箬笠

养生

26岁

昨天突然收到很多条app网站发来的生日祝福短信,看了下日期,26号,是我身份证上的生日(误报),法定年龄我已经26周岁了。
又想起黄金时代里的那句话: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
而那一天,我26岁,也有好多奢望。我也觉得什么都捶不倒我,我对未来充满信心。

今天早上,同学打电话,为假期没能履约相见而感到遗憾,他人已回学校,约我有机会去学校找他再聚。
同样的,前几天也有两个人邀我有时间去找他们玩。
我因为地理位置优势,每年假期都是约同学来找我玩,我也理所当然的享受这种地理位置上的特权。但是如今大家忙于各自的学业事业和家庭,难得放假回家一趟,结果就是闲下来的时间越来越少,即便是有一点相见的意愿,大概也没那么大的机会了吧。而我从来就没想过放假的时候要颠簸一两个小时去找他们。

今晚网易云音乐私人FM里给我推的都是舒缓温柔又有点…冷清?的轻音乐,一点都不想写论文,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就顺手打开了没看完的小说。下午还没回家的时候就觉得疲惫,现在越来越懒散了,稍微折腾一下就觉得受不了。幻想着得一场轰轰烈烈的感冒,那样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在床上躺一天了。

最近常常想补一篇关于 蒋介石与现代中国的奋斗 的读后感,虽然只读完了上部,下部还没有读完。
那个风云际会的年代,有很多故事,也有很多英才。历史是一面镜子,有时候你会在里面看见现在的影子。

假期里翻了很多本小说,有一遍又一遍只能读得下开头的百年孤独,有无聊的菊与刀,有有点黄的金瓶梅,还有让人难受的白鹿原。有一天我看到了豆瓣上关于百年孤独的一个评价:当你没有能力读它的时候,千万不要勉强。现在终于对这句话有了真切的体悟,读不懂的时候就不要读了,这样的做法很实际。觉得每个作者可能都有他期盼的读者,如果读不懂,那只能说彼时的我们还不是他所期盼的那个读者。

我记得有一年春晚上有一段秦腔表演,看到它的时候就让我想起电影白鹿原开头那场恢弘的表演,然后就让我有了读白鹿原的兴趣。
很长一段时间我对白嘉轩的了解只是停留在他娶过七房女人的故事里,我至今仍旧说不上他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但是现在我开始关心他的命运了。我已经忘记电影最后是个怎样的结局了,猜想不会太好。就更加开始同情他了。

26岁,我还在想自己要成为怎样的人。我想不明白,也预料不出来,于是就走一步再走一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