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毕业了 - 青箬笠

养生

要毕业了

Yesterday Once More—Carpenters
偶然听到这首歌,心里一下子就有了要毕业的感觉。

我以为我是不会感伤的,结果现在难受得想要落泪,想去痛饮一杯。

本科毕业的时候坐在回家的火车上莫名其妙地流了一路的眼泪(后来和同学说了这件事,被深深鄙视了一番),这种感觉恍若昨日。

这一生可能再也不会有第二个如此青春年少、天真烂漫的七年让我虚度了吧,这是一种怎样的经历。
七年前大巴车窗外飞奔而过的田野和山川像极了这七年的时光,一晃而过,我的青春小鸟也一去不复还。

昨晚考研一起去某校复试的同学在朋友圈分享了毕业照,想起来三年前和他们一起去复试只有我灰溜溜回来的窘迫。说不上三年前如果我也被那个学校录取现在又会是一种怎样的心境,但是人生就是这样,没有如果。我有时候也会觉得调剂回本校也还算幸运,虽然这三年在科研上真的不好过也毫无建树,但现在要毕业了而且还算幸运地考上了博士,所以也觉得不算太过遗憾吧。

回望这七年,真的如白驹过隙,三年前的本科太遥远,所以我只说这三年。

这三年有欢笑也有泪水,我从来没想过我竟然连我们学校这样低要求的研究生生活都差点应付不来,不过现在已经能够笑着去回忆了。

没办法绕开的一个人就是导师,我的喜怒哀乐很大一部分也和她有关。怎样去形容老师呢,她是个母亲似的老师,让我感受到了真切的关爱,但是我母亲在我上初中之后就辅导不了我的功课了,只能在我为人处世方面进行引导,使我有积极的人生态度。我从来不会抱怨我妈妈为什么没钱而且不懂这个又不懂那个,这是一种宿命,也是一种缘分,所以我很感激三年前在我迷茫彷徨的时候老师能够收留我。师哥从我入学到他毕业没有跟我说过老师一句坏话,只说自己因为课题而整宿失眠过,现在让我评价老师我也没办法说一句坏话,甚至感激会更多一些,但是我不会推荐任何学弟学妹报考她。母亲永远都是好母亲,但是有些家庭环境是大家永远都不期望的。

前些日子说要写一下对同学的主观印象,现在想想同学都是极棒的。我受到过很多同学的恩惠,也从不少同学身上学习了很多,他们每个人都个性鲜明,各具特色,使我印象深刻。不知道多年之后我会不会忘记同学的音容笑貌,以后如果能够再见,说不定会刮目相看,当然人的变化是不可预料的,而且有些同学接触也并没有那么多,能有的印象大概也是妄断。今天准备开始写的时候才发现即使只有二十个人,写下来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所以还是再等等吧。不过已经想好其中一个人的印象该怎么写了,就是“笑起来真好看”,情不自禁地想赞美,当然大家笑起来都很好看,所以希望大家都能够笑口常开。

因为博士那边实验室要搬去新校区,还不能住宿,老师手底下看起来也不缺人干活,所以让我开学再去报道。突然有了一个措手不及的假期,本来计划出去玩结果奖学金花的都差不多了,家里给打的钱最近吃吃喝喝也快给花光了,所以打算先做几天兼职再说。上次回家姐夫的老铁半开玩笑半认真说让我假期到他那干活,白天去他店里帮忙洗车,晚上去他家里给他儿子辅导功课,吃饭他管,住宿去我姐家,保证我假期可以有非常可观的收入。这个提议看起来确实不错,不过这完全没办法吸引我。前些日子表弟跟我说以后想在济南定居,遥记得当年刚来济南上学的时候他十分肯定地说以后不会留在济南工作生活,才不到两年他就改变了主意,我在这待了七年现在更是一点也不想离开,我们哥俩可能都中了济南的魔。

不想离开的原因有很多,眷恋这里的人可能是最重要的一个。如果没有小伙伴在这里,我大概会立马收拾铺盖走人了。有个小伙伴大学一毕业去了隔壁市工作,结果每个月都要回来找我们聚一次,他是那种喜欢和小伙伴欢聚在一起的人,我很能理解他孤身一人在外地工作那种孤寂失落的心理。如今我回家也找不到能在一起吃喝玩乐的小伙伴了,而济南却有很多。发现自己现在已经完全沦为了一个热衷于吃吃喝喝又有点游手好闲的吃货了,可怕。

(写着写着就不知道要表达什么了,尴尬。)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评价我研究生三年来的感悟,觉得“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这句再合适不过了,能有这段成长经历完全是躲不过的缘分。

日记是昨天下午(2018/06/23)开始写的,结果写到现在(2018/06/24 17:34),背景音乐也从“Yesterday Once More”换成了“送别”,李叔同先生写得真好啊: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觚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问君此去几时来,
来时莫徘徊。
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人生难得是欢聚,
惟有别离多。

但愿我们是首唱不完的歌。

分享
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