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温暖的午后 - 青箬笠

养生

那个温暖的午后

这个题目是做辅导老师的时候学生拿来考我的,问我打算怎么写这篇命题作文。我用自己的理解,假装站在初中生的角度解答了这个问题。她听后表示我的想法太俗气,其实我自己也觉得俗气,但她之后用质疑的语气讲了专业的语文老师给她提的写作思路,我觉得比我想的还要俗气,开玩笑说可以比一下两个想法哪个更俗气,她这才表示我的行文思路勉强可以算及格。

其实回答问题的时候我完全没想好文章该怎么写,即使现在我可能也不知道到底该写什么、怎么写。但是当时我得强行想出个答案,第一反应是可以写关于同学友情的小故事,表现同学相处要团结、无私的立意。所以便想到了同学结伴去春游遇到小险情他们努力克服的事。因为已经初中毕业很久且自从毕业后也从未关注中初中的学业知识,所以并不知道他们的写作水平该是个什么样子,但是笃定初中生写这样立意的作文没问题。结果是并没有发生让学生笑掉大牙的事。然后我自信满满地告诉她初中生动应试作文只要有个差不多的故事、有个高大上的立意,字写的再好看一点,保准没问题。对于我到底有没有误人子弟我现在已经不在乎了,今天拿这个题目来说事完全是因为想不到要给这则日记起个什么样的题目所以才翻出来讲一讲的。

不过我现在觉得学生私自结伴出游确实是一件危险的事,现在大部分学校要么不提倡要么就是明令禁止,还真是有道理。但是学校要是一竿子打死也不太好,怎么去平衡就是有学问的事了,我觉得我想不出来,还是不要想了。

最近在读《一百个人的十年》,在这个时间点看这本书还真是蛮有收获的(虽然只会让我更加痛苦)。最近微博上的种种讨论让我对某兔产生了十分消极的感情。虽然郑智是国足的第一队长,但因为他不在鲁能踢球了,所以对他也不怎么关注,只记得有一年鲁能主场踢恒大,有激进的球迷在现场喊“把郑智踢成郑智化!”,虽然不至于用“数典忘祖”这样的词语来形容那位球迷,但觉得作为一个鲁能球迷说出那样的话还是挺招骂的。所以遇见恒大的时候还是不要讨论郑智为好。

我假期回家第一天就和我爹轰轰烈烈吵了一架,所以回家第一晚我是忍受着饥饿睡觉的。事情的起因和经过就不说了,反正我觉得责任不在我,第二天我爹酒醒之后对我态度的缓和也让我盲目觉得他意识到自己做的有点欠妥。其实后来之所以吵的那么厉害已经不再是关于起初那件事,而是讨论我过激的反应。我后来也反省过,那一晚我可能是受了一点委屈,但是我的反应可能确实太过激烈了。然而我确实受了毫无道理的委屈,而且回家坐车本来就把我折腾的够呛,所以就借着一点缘由大作文章和父亲狠狠吵了一架,结果他也喝多了,父子俩最后就差动手,幸好没动手,虽然有信心能和我父亲打个平手,但是我一还手那就太大逆不道了,我只得老老实实的等着挨打。不过在我爹看来我和他顶嘴已经是大逆不道的事了。我有时候也思考这么顶撞他,虽然可能也许大概确实事出有因,但这算不算是真的大逆不道。我承认自己年轻气盛、性格暴躁、自私任性,但是不承认自己出发点是错的,所以我一直很纠结痛苦,和父亲的关系也很难像别人父子俩一样自在。我有时候也会陷入自责,很多时候那么任性也是因为知道最后还是会和父亲和解所以才会不知天高地厚。所以究竟如何跟父亲相处呢,有分歧、有价值观冲突的时候如何正常沟通呢?反正直接去挑战父权肯定是不行。也许等我当了父亲才能理解我父亲的痛苦。
但是君臣呢,又该如何相处?和老百姓呢?

分享
3 条评论
  • 大致

    确实等你当了爹就知道怎么跟你爹相处了,但是那时你爹已经打不动你了。

    回复
  • looper

    看到这命题作文题目第一反应,哈哈哈,肯定很多人要编故事。为什么要写故事呢,如果是我大概会写一个有阳光的平凡的午后,出去走走,所见所闻就很温暖。就像毛不易的新歌‘平凡的一天’那样。

    回复
    • Brandon

      @looper : 我记得当初考试编故事最靠谱,原因可能是文笔就这水平哈哈哈。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