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坑 - 青箬笠

养生

爬坑

课题组两个博四的师兄都是已经结婚有孩子的人了,按照学制他们已经毕业了,结果现在才刚开题,而且照这个进度明年也很难毕业。那个在北京有房产的师兄倒是挺淡定,但是另外一个就显得比较着急。一个小师兄告诉我不要去理那个比较淡定的师兄,他想法比较混乱。但是开组会的时候感觉他们两个思路都不是很清晰。后来才了解到他们俩搞的都是课题组新开发的方向,跟着老师一起(实际主要是自己)探路,老师对此也不是很了解,所以探路可能是探到坑里去了。

后来发现博三的师兄没有开题,博二的师兄也没有开题……

不过组里师兄的发际线都还蛮高的。

老师是浙江人,听说很爱喝黄酒,我到现在好像还没喝过黄酒。师兄说,在课题组,除了干活干得好,剩下还有两种人最讨老师喜欢,一种是会喝酒,老师组织聚餐的时候能把老师喝的高兴;另一种是会说话,当然不是说油嘴滑舌,老师说他最讨厌油腔滑调的人,这里是说要会回答老师的问题,能够参与有效的讨论。听完第一条的时候有点暗中窃喜,一直觉得自己虽然不是太能喝但还是能够喝两杯的,很想尝一尝黄酒是什么味道,所以期待组里的聚餐。之前还听人说找导师找那种很爱组酒局的老师也不错,谁也不会没事就组酒局,没有利益交换谁平白无故请你吃饭,所以这种老师大概率能拿不少项目、有钱,跟着混在课题组不愁钱花。

昨天的课是学校里一个最年轻的院士给上的,确实平台不一样,享受的资源不一样,以前的学校想请一位院士去做报告都费劲别提让他们上课了,当然现在的课也是报告的形式,但是这样近距离感受他们的气质还是蛮有收获的。比如开学典礼上某教授讲早上进实验室不要先开电脑,先打杯水就去做实验,实验完了再来开电脑,一上午的效率肯定高。感觉这个小技巧真的很适合我,除非有非常紧急的工作,否则我早上一开电脑肯定要玩很久才能开始正式的工作,显然我并不是一个自制力很强的人。

以前的学校大概就是本省的同学多,现在难得遇见一个本省的同学,切实的感受到巨大的性格差异,这大概也是一种增长阅历和见识的机会。

所以这里是个充满机遇与挑战的地方,做得好顺利毕业,做不好可能就得退学了。不过对我来说每走一步都是进步,毕竟我以前真的很水。现在已经算是跳进坑里了,没有别的路,只能往上爬了。

想起高一时候班里喊的口号:
每个人都是一座山,世界上最难攀登的山其实是自己。往上走,即使一小步,也有新高度。做最好的自己,我能!

4 条评论
  • looper

    槽点好多。感觉自己博士入学的时候和你思考的完全不一样= =

    回复
  • looper

    看了好几遍,我觉得你很多思考的方式和说的话,像我前男友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