掴足牌臭豆腐 - 青箬笠

养生

掴足牌臭豆腐

看多了北京蓝就觉得济南的天空蓝得有点雾茫茫的。
前几天回济南,天气特别好,天空中点缀着几朵软绵绵的白云,看起来真好看。只不过晚上刮起风来的时候有些料峭,白天太阳也有点晒,我妈常说秋天的日头后娘的心——毒,这话我也不知道几分真假,不过那几天确实晒得不想出门。

总之我又回来了。

晚上坐公交路过全福立交桥,忽然就想起大一刚来时的某个小长假,我到这里来找我哥拿火车票,俩人喝酒误了火车的事。那时候火车还不用实名制,票还都是红色的,没有网络售票,我让我哥提前去给我买了回家的票,出发那天我来找他拿票。老哥领我到小餐馆里喝酒,那个地方坐三路公交车就能直接到火车站,谁也没想到路上会堵车堵那么久。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以后会坐很多次三路公交,也不知道芙蓉街到人民商场常常会堵。多久了,这件事还历历在目。

那天白天的时候回学校逛了很久。以前读研的时候总是会问回学校来找我的同学:再次回学校是种什么感受?他们常常要思考一下才会回答,没多少感受。我那时候不理解。如今我自己回来,发现确实没有什么强烈的感触。非要说一点的话就是觉得这里没有一个属于我所占有的地方了,宿舍里住进了新的人,而我已经没了钥匙。

晚上我和在济南工作的舍友喝酒喝了很久。

干销售和干工程项目的同学工作后常有的一个变化就是会酒量大增。以前两瓶雪花啤酒就倒的人也回忆着数次与领导一起喝醉的经历要来一箱和你拼酒。我怀疑升职加薪的速度和酒量递增的速度存在某种微妙的联系。已经有老师愿意要他去读博了,但是他却不打算去了。他看到了工作的前景,却看不到读博的前景。眼瞅着就要发财,眼瞅着就可以买房,眼瞅着就要结婚……昨晚回忆起那次的饮酒,还和某人说那场景让人想起北岛的诗句: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碎的声音。

流水账是记不得的,你不能把和谁谁谁偷偷约会的事写下来。但是去同学家做客的事情是一定要写的。到济南的时候,说好来接我的同学果真就在出站口等着,特别高特别壮一眼就瞅见了。他爸妈依旧十分的热情,准备的饭菜比上次还要丰盛,让我实在受宠若惊。

cof

去芙蓉街的时候,买了一份臭豆腐,是掴足牌的。

3 条评论
  • 大致

    奥古特,档次可以啊!

    回复
    • 青箬笠

      @大致 : 只有我一个客人,当时真的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回复
  • looper

    回高中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感觉: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了。所以常常不愿回顾。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