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起一叶秋,读《岁朝清供》 - 青箬笠

养生

拾起一叶秋,读《岁朝清供》

一眨眼,2018年还有两个月就要过去了,可真快。今天忽然发现笔记上十本书的年度阅读计划空格已经都被填满了,意思是自己年初定的阅读计划现在算是提前完成了。
说起来,我看书基本是随缘的,想到什么或者遇到什么就读什么,所以书只有数量要求没有书目要求也没有具体的时间要求,一年十本,还挺容易的,可以读些很短的书来充数目,不想读的也可以随时换掉,总之懒人是有懒法子的。
但是十本书确实太少了,说不定明年可以多涨两本。

散文集总是比小说要难读一些,翻不到有趣的故事就想放下不读了,《目送》就是这样,读了多久我自己都忘了。但是读散文集总是会让我异想以后我的博客也能挑出几篇来出版,就还挺让人高兴的。哈哈白日梦总是要做的。

《岁朝清供》,我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就翻出来读了,可能就是讲究个缘分。我是后来听同学说才知道的,原来汪曾祺是沈从文的学生。当然书的后半部分也有提到,这样娓娓道来的风格原来是有师承的。说起师承,前几天和同学聊起看孩子磨炼人的事,同学说,让家长看。独生子找个独生女,两边四个老人等着抱孩子,抢都抢不过来,用不着自己看。我觉得还挺对的。说不定以后会形成这样的循环:年轻人生孩子不看孩子,等老了再给孩子看孩子。退休之后有耐心有时间有体力有经验而且需要陪伴,有个孩子折腾折腾也挺好的,大概这也算是一种传承吧。想想还挺有趣的。

读这本书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汪老先生可真是个生活家。平静豁达、细致入微,透露着风雨之后的宁静。我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书中有不少充满乡情的小故事,我读过之后常常会忆起儿时的美好回忆。汪老先生写“吃”也有一手,那几日恰好我特别想吃老妈炒的土豆丝和西红柿鸡蛋,一种外面的餐厅、餐馆吃不到的味道,却被汪老先生写出来了,让我有点想家。

忘记是哪篇了,读着读着就觉得特别感动,眼泪就掉下来了,但是整本书大致都是轻快的。和读《目送》不一样,现在觉得龙应台是在讲感情,而汪曾祺是在写生活。生活就是那样子的,平平淡淡才是真。也许这才是渐老渐熟,乃造平淡吧。

我不太会写读书笔记和读后感,常常会扯到和书不相干的事情上去。但这大抵是没有摆脱“感”字,而且是读书之后的感,所以也不算作离题。

这两天北京的天气突然又变好了,上周末还昏天黑地一片雾霾,现在又一片蓝天了,有蓝天的北京真是太美了。中午听楼下阿姨说明天有雨,想起上次北京降温之前和我妈打电话,电话那头说多穿点,过两天降温,天气预报里说北京也降。但是以前家里哪有人关心北京的天气。

发现学校里栽了很多银杏树,已经是金黄了,突然很想去看看银杏大道,想去香山看看红叶,想偶遇看看南飞的雁。

5 条评论
  • 夏泉

    哈哈我写读书笔记也是更偏向「感」呢。前段时间有朋友推荐我读读汪曾祺,结果买了《人间草木》却一直没读_(:з」∠)_大略对里面好多细节无法感同身受,可能是太浮躁了吧。

    回复
    • 青箬笠

      @夏泉 : 说不定是你和汪曾祺的缘分还没到。
      刚开始读的时候我也没觉得多有意思,不过后边就觉得很有趣了。

      回复
  • 子午书屋

    书,我也是喜欢看的

    回复
  • looper

    你写东西也很娓娓道来...很有才情的感觉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