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梦有感 - 青箬笠

养生

做梦有感

前天晚上做了个梦。

我爹在村里现在整天有人指名道姓地骂他,上次在村里搞了个基建项目不知道被人举报了多少次,当然这算不得是什么太严重的事,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但上次回家听说有人要打他,我听了就很生气,对方嚷嚷完真的会动手吗?我也说不上来,但是我爹年轻的时候就干过打村干部的事,所以到头来受到这样的“威胁”也算是一种“循环”吧。

我始终觉得“穷山僻壤出刁民”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我爹常常用“孔圣人没走到的地方”来形容那些比我们更穷困的地区,我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说出这样的话,显然我们的民风也不算太优雅,骨子里还是有一种山土的野性,虽然作为孔孟之乡理应深受儒家礼教文化的影响,但是孔圣人显然没那么大的能力把思想灌输给每一个人。

事情是这样的,上级给我们村派了个督察员,督导我们村的日常工作,我爹不知道办错了什么事,整天不受待见还惹一肚子气,这下好了,反对他的人得势了,我爹过得拧巴了。虽然我和我爹平常常整出一些小摩擦,但是再怎么说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啊,他不高兴我也难受啊,于是我决定回家替他出头。
冬天,我们村的村委会办公室靠烧蜂窝煤取暖,烧完的蜂窝煤炉渣就堆在大门口旁边,我捡了个整块的,然后就进了督导员的办公室。办公室就他一个人,我不能直接就干啊,我先数落我爹的问题,但是我爹到底犯了什么过错我也不知道啊,反正就是有的没的一通指责。但是我来不是为了奚落我爹啊,就得指桑骂槐,那人看我手里拎着个蜂窝煤块气势汹汹的也掂量不出来我到底能干出啥事,就摆出他多年官场生涯老道的一面应付我,我一看这样不行啊,我太年轻了斗不过他,于是我就假装发现我咋拿了个蜂窝煤块啊,我得扔了它,我就打开门假装从屋里把它扔出去,但是铆足了劲瞄准了窗玻璃就砸了上去,玻璃就碎了,然后我就假装失误道了歉。这人太狡猾了,也不找我事,然后我就撤了。
事后我爹就散布消息说他儿子学成归来,准备带领大家致富,然后不知怎么弄的就在村里给我谋了个职务。上阵父子兵嘛,闹腾了半天就给督导员整没权利了。
醒过来感觉还挺爽的。

我大学毕业那会我爹就让我考公务员,但是我选择了考研,后来我考研没考好他的意思就是实在找不到好工作就回家,回家从基层干起以我的年龄最后说不定能混成县级干部。现在想起这件事我甚至还有点后悔。
哎,这就是父与子吧。

现在国家提倡讲法治社会,为什么提倡,是因为现在还是人治?总之我觉得目前农村的社会制度最讲究的还是人情世故。所以我觉得我回家还是蛮有机会的。后悔。

这周匆匆忙忙去了一趟“协弃市”(哈哈中了大致博主的毒),我爹让我多带衣服说东北那地方冷,还要给我打钱让我吃好喝好……其实看看地图实在不能把大连叫东北,感觉纬度比北京还低。第一次去感觉还蛮喜欢的,下次要更新一下旅途感受。

3 条评论
  • 大致

    这两天是真的不冷。而且大连人都觉得自己是山东人。
    不当村长真是可惜了。我们周边被揪出来的村长,身价都是10亿起。
    孔子其实没多少见识,鲁国怕都没有现在大一点儿的县城大。周游的各国国都加一块儿也没多少。

    我要是看见有人拎蜂窝煤来找事,会想,莫不是要表演生吞火团?

    回复
    • 青箬笠

      @大致 : 不过晚上的时候海边有点冷,顺便奇怪为什么那么多广场但是晚上没有跳广场舞的大妈。
      10亿可能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胆量和机会。

      回复
      • 大致

        @青箬笠 : 你不也说了海边冷嘛。最大的两个广场,东港广场和星海广场都在海边。不仅冷,而且它们离最近的居民区都不近便。中山广场有跳广场舞的。人民广场应该是不让。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