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份的心情

下午坐车去校外机加工中心加工试样,回来的时候搭了业务员的顺风车。

“你看我们的厂房像厂房吗?就跟办公室似的。以前学校有很多加工中心,去年查环保那会都不达标,北京光房租和人工费就多贵,还搞环保,都搞不起,就剩下我们了。”

沉默。

“你们这能做焊接加工吗?”
“你要说焊个桌子、椅子可以,要是需要控制具体的焊接工艺那不行,工人师傅的手艺都是野路子,哪请得起正儿八经的焊接师傅啊。”

没有开导航,小哥熟练地穿梭于各个路口和街道。

“焊接是个技术活,干这个挣钱。不过说白了,是个吃青春饭的活。有个XX院培训出来的参加了个国际焊接大赛拿了个一等奖,回来就去焊长征火箭了,这就牛逼了,国家养着,这辈子算是不愁了。”

沉默。

实际上,心里想的是要是当初选了走技术工人这条路,我有没有机会去焊火箭。

下午的夕阳一点也不耀眼。橘黄的夕阳快速地闪过一棵又一棵行道树,树上光秃秃的,一片叶子也没有。偶尔也会躲到大厦后面,不过很快又会跑出来。我就躺在后座上,沉沉欲睡。小哥放得音乐都是我刚上高中时爱听的歌,我那时候不爱看夕阳,但是现在爱看夕阳。

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