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偶书

放假回家那天中午本来想去学校餐厅吃过饭再去车站,结果拖着行李箱赶着最后的饭点到了餐厅一楼发现一楼停业了。我实在不想拖着行李箱再去二楼,瞅了一眼时间去火车站也不至于是提前了太多,于是就直接去了公交站。那天四号线上好多拖着行李箱的年轻人,挤满了车厢。我看有人带了许多礼品,和我一样在南站下车。

南站地下出站口大概是换了装修,从地铁站出来怎么也找不到之前吃的那家“开封菜”,而且找了半天也没按指示找到洗手间和取票的地方,我只承认自己不辨东西南北,但不承认自己是路痴,好在没有太打脸,转了大半圈后终于还是把所有的地方都找到了。看见人工售票窗口不忙,就跑去问了售票员我是否可以买北京到济南的学生票,漂亮的售票员小姐姐看了我的学生证之后说济南在你的乘车区间内,可以买。内心一阵窃喜。然后高高兴兴去了KFC。可能是我很长时间不吃KFC了,车站的KFC真是加价不加量。要了套餐打包直接去了楼上候车大厅。在电梯上看到有一群穿着校服的小学生在老师的指挥下正在排队上电梯,实际上那几天在学校的时候也要每天和一群穿校服的小朋友抢饭吃、抢餐桌座位,一把年纪了还和小朋友抢饭,不过心里还蛮高兴的,看着他们年轻可爱无忧无虑的笑颜,觉得自己真的“长大了”。我小时候放了假就直接回家,没有什么补习班让我上,也没什么集体活动让我搞,我有些羡慕这些小朋友从小就可以接触这么多资源。上次和同学聊天,讲到为什么要留在大城市,说他一个姐姐在上海某国际学校教书,有一天小朋友问她都去过哪个国家,她去过亚洲周边几个国家,也去过美国,也算得上是见识过不少风土人情,但是那小朋友一开口就把她震惊到,她去过的地方那个小朋友都去过,不说遍游欧洲,去过的国家两个巴掌也没有说过来。而我,直到现在也从没离开过这片故土。有些事情确实不能去比。

候车厅里总是有很多的旅客,然而我却常常很幸运能够找到座,其实这还是要归结于厚脸皮。不知道在候车厅吃快餐算不算素质不太高,不过我竟是毫无心理负担。我大快朵颐的时候才发现坐在我旁边的阿姨一直在抹眼泪,她的面前放的不是行李箱,而是那种装的满满当当的大塑料编织袋,大概只有我们乡下人才会用这种袋子装运行李。我常常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一样觉得车站的候车厅是个文艺工作者采风都要去的地方,这里有世人的众生相。也感慨现在的自己可以好不心疼地吃肯德基、坐高铁,说起来也可能是小县城里一直都没有引进这些快餐店,我直到上大学才算是吃上了汉堡包。

我原本是可以在济南站下车逗留两天的,但是要赶着回家给我爹过生日,如果我是因为想在济南玩而没有回家给他过生日,大概他会骂我“狼心狗肺”。中途换乘倒车的时候姐姐要我直接去她家,于是我又一次越站逃票乘车了,觉得自己的心思素质真是在这样的历练中一次又一次成长,有点担心自己有一天会变成“高铁霸座男”那样的人。

我爹生日那天和他一起喝了不少白酒。最近两年,已经开始明显觉得父母不年轻了。一眨眼,我爹成了五十多岁的老范,我成了快三十的小范。我还记得25岁的时候和他吵架,告诉他:我不小了,你在25岁的时候连我都有了,还觉得我没长大不懂事?
忘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在家就被允许喝白酒了,尤其是最近几年,逢年过节我妈甚至会主动问我要不要喝点,其实我也知道她的意识是让我陪我爹喝一杯增进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她觉得这是好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两人在家一起小酌的次数越来越多,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我现在开始理解他了,而且觉得自己活得越来越像他。有一次他喝酒的时候有点炫耀似的向别人说我能喝,我妈说“你们家又不能喝的吗。”有些被写在血脉中的东西可能真的很强大。

过年前串门走亲戚,可能是真的到年龄了,听见父母们聊的都是孩子的婚姻和家庭。大舅家的姐姐过了年就要32岁了,最近两年大舅脸上老是写满愁容,他和妗子原本都已经退休了,生活也算是富足,原本已经到了该安享晚年的年纪,但是因为大姐至今没有对象两个人整日忧愁。大舅也算是知识分子,但在这十八线小县城还是接受不了“女大不嫁”这样的事。
结不结婚当然是孩子自己的事,不结婚爹妈其实也拿你没办法,我理解父母的“这是为你好”,我妈常说年轻的时候都不想要孩子,等老了就知道结婚多生个孩子有多好了。我爹曾向人吐槽过说供我上学没用,这个毕业不可能回来了。其实我一直不确定他说这话到底是真心的还是单纯吐槽一个,毕竟他也曾说过砸锅卖铁也要供我上学、上出个名堂。今天有人来我们家串门,聊起来他儿子谈对象买房的事,儿媳妇想要在市里买房,但他不同意,不是因为没钱,而是市里太远,养了儿子老了不在身边相当于没养,要是在县城里买他立马给买。看的出来我爹妈对这种老思想也有点惊讶,我爹指了指我“你觉得这个毕业能回来?”,我妈说“现在多攒点钱老了去养老院”。其实他们已经跟我聊过许多次我将来去哪工作的事,除了出国,他们哪都可以接受,但是买房要买个大房子,他们去的时候能住得下那种,只要他们能动就不会去麻烦我,等不能动了再去找我住。其实我觉得自己的父母有时候还挺开明的,只是他们觉得老了孩子才是依靠,孩子结婚成家有孩子才算是真的幸福。
我妈说,要是大舅家里有个孩子闹哄闹哄怎么会成现在这个样子啊。
其实他们跟我聊这些的时候字里行间透露着催婚,我老是假装听不懂也不在乎。

今年过年,姐姐一家本来说好要来我们家过得,说起来因为某些很遗憾的原因,姐姐没有婆媳之间那点事的烦恼,也没有过年要去婆婆家还是娘家的烦恼,这也意味着没人帮她看孩子,月子里请的月嫂,但是又没有钱一直请保姆,她又没办法一直不上班,所以看孩子要让我妈去帮忙,我妈说也就是她现在不用看孙子,等我有了孩子她还是先给我看,哈哈哈哈。但是后来姐夫过年那天又有事,而且也能理解他不愿来我们家过年的心情,所以他们最后是没能来。听到他们不来的消息后,明显觉得爹妈都不高兴了,尤其是我妈,看起来好难过,虽然嫁了闺女,但谁不想让孩子留在身边呢。

年夜饭本来想和我爹多喝两杯的,开酒的时候我妈一直说过年了要喝就喝点好酒,别又小气的喝那种成箱不好的,留着干什么,听她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我是想笑的,她明明藏了两瓶茅台说要等我丈人来的时候再喝……然后带我去找酒,我才发现我们家的酒都快可以开超市了……

我不想努力了,想在小城市做个悠闲自在的市井小民。

最近一直喜欢一句诗: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觉得特别符合我现在的心境。

7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