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转眼就到四月中旬了,日子过得好快。

三月搬到了新校区,新宿舍的阳台是朝东的,最近好不容易有阳光撒进来,但是只在早上六七点的时候才有。那种被刺眼的阳光叫醒的感觉,说起来是应该是幸福的,但刚开始却很烦躁。

早上换床单被罩的时候看着自己“打着补丁”拼凑起来的被面,想起我妈一直说它丑。她一直坚持不让我带这床被子,带来之后又坚持要给我换,她觉得实在太丑了,怕同学笑话我怎么有这样一个给儿子准备又丑又破被子的妈妈。我自己倒是觉得无所谓,被子套在被罩里平常又看不见,就算被舍友看见又不会怎样。被子是我妈亲手给我缝制的,因为面料不够,于是拼接了两种面料。以前家里用的被子都是我妈自己做的棉被,所以每隔几年我们家就要种上一片棉花。我小时候放了学常要跟着我妈或姐姐一起下地采棉花。种棉花、收棉花是我觉得最繁琐的农活之一,虽然不是那种繁重的体力活,但是要想得到洁白柔软的棉花实在是麻烦。收回来的棉花晾晒完就要去弹棉花,我记得小时候村里来放电影的就放过一个有弹棉花剧情的电影,但那个是真的拿弓一样的东西去弹,我才知道原来“弹棉花”是这么一回事。但是我们那时候已经用上了机器,拿到城里去,一会就“弹”好了,弹成层状可以方便做棉被的样子,回来买了布料就可以缝制被子了。来北京上学的时候姐姐给我买了新被子,但是我觉得太薄,坚持要加一床棉被,但我妈之前并没有打算给我准备棉被,研究生三年我就只有两床很薄的小被子,每到冬天,盖一床太薄,盖两床麻烦,于是有时候就要忍受挨冻的日子,但现在我可不想再挨冻了,说什么也要带一床厚的。我妈一直嫌我不早说,但是又立马动手给我做。于是就用家里有的材料给我临时拼凑了一套,拼完就觉得太丑了,不让我带,说刚开学也用不到,等过几天给我做床新的寄到学校,我告诉她又不是不套被罩,管里面好看难看做什么。想想自己确实变了,可能我上高中的时候就不愿意带这床棉被,宁愿冻着,但是现在觉得自己舒服最重要。今天拆下了被罩又看到了里面的“丑被子”,想起这件事还觉得蛮有意思的。于是又不自觉地想家了。有一个从来没在家乡以外城市久住过的小伙伴最近来北京实习了,待了一个月后告诉我他原本还以为自己会很想家,结果发现并没有。我忍不住想嘲笑他。刚来那会明明整天想放弃,抱怨自己身体不好想回家休养,吐槽住宿条件差,交通不方便,找地方吃饭也是问题。那段时间他每天都要和我聊天,动不动就要叫我一起去吃喝溜达。他嘴上不承认想家,但是那段时间我猜他无疑是非常想回自己安逸的“家”过上几天舒适日子的。当然他可能是不太想那个真的家、想父母,对我来说更想念的其实也是以前的生活、环境和熟悉的人。我问他“清明打算回家吗?”“五一打算回家吗?”答案是肯定的,再忙时间再紧张也要回去一趟。
我以前一直被人说是恋家的孩子,后来在外面待久了,心也变野了,就算是在外面受了很大的委屈想的也不是回家“休养”几天,这大概也算是一种成长吧。姐姐有时候会发小外甥女的视频或照片,她叫舅舅的时候真的好想回去抱抱她,算是现在的我最想回家的时候。

说起来新被罩已经拿出来一个星期了,但是硬是让我拖了一周才拆下来换洗。这真是我最近生活的写照:拖沓。周五的时候因为八点还没到工作室被老板发现,而被深刻教育了一番。虽然早上七点会被阳光叫醒,但实在不愿起来。老板说,你们晚上顶多十点半就要回宿舍,十一点就可以睡觉,睡到早上七点,时间完全够。然而事实是,每次回到宿舍大概就要十一点,收拾完再磨蹭一会大概十二点才会爬上床去睡觉,而且每天晚上习惯看会小说才能睡着,实际睡眠要从十二点半以后算起。当然年轻人可以少睡一会,早上七点或者七点半起床按理说也可以,但是自己真的有点懒,能在八点之前起来真觉得自己了不起。最近看微博上大家都在讨论“996”,我第一次听说这个工作制度的时候觉得有点高级,可能只有大公司才这样。有一个在某互联网公司上班的小伙伴告诉我实际上他们的工作时间不止“996”,下边的苦逼码农小职员忙得时候加班到11点也是常有的事,关键是可能还没有加班费。我以前对他们表示同情,但现在觉得这根本就不算什么,我们组的苦逼博士通常工作时间是上午八点半到 晚上十点半,中间无休,每周只有周六组会开完的那个下午是完全自由的。以前老板总是讲他当初读博的时候是怎样的拼搏的,讲自己做实验忙到一两点,但是早上仍然五六点就起床,夏天早上还坚持晨跑,博士就该有博士的样子。大概他也觉得组里的人耳朵都听出老茧了,最近不拿自己说事而是开始讲组里日本特聘教授的例子,讲人家二三点回邮件的事,讲大佬舟车劳顿下了车就去做报告的事,即使是牛逼如他那样的院士也要忙到深夜,也要不辞劳苦,前一天晚上不管多累第二天该怎样工作的还是要怎样正常工作。连人家这样的年纪都还在拼,年轻人不拼能行吗。
听完的确有些愧疚。

听说以前老板常在早上六点给师兄发消息安排任务,也常在早上叫他们去办公室讨论问题。没想到我也会遇上一大早就被叫到办公室挨训的事。周五就是因为要叫我去办公室而我还没到工作室才会在电话里直接被训,当然我觉得确实起来的有点晚,这顿批评完全是应该的。
因为日本教授这周来学校坚持要参加我们组的组会讨论,而且要请全组吃饭,所以老板要求每人都要好好汇报。早上把我叫到办公室就是要提前了解我组会汇报内容的事,实际上我根本就没想汇报,也没有实质性的内容可以汇报。最近自己确实有点迷茫,手头上有几个方向的工作可以开展,但是还没有想好进一步的工作计划,之前想的方案被否决了,所以一直都没有继续推进。于是只和他汇报了一下最近调研的一些研究方向,和下一步的工作计划。结果老板突然问起之前那个“被否的”方案为什么不抓紧时间进行,我一脸惊愕,在他说这话之前我觉得他是不打算让我继续进行做那个方向的,多次表示后续可能没有材料,让我不要把工作重心放在上面,于是我就对这项工作完全失去了兴趣,干脆就撂下不干了。没想到重点是“重点不要放在上面”,该尝试开展的工作还是要开展,就算以后不继续做也要先把现在能做的做了,不要闲着,不做永远都不知道该做什么。读博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工作态度、工作方法和交流能力有问题。

组会时间特意从周六上午调到了周五下午,我被要求第一个汇报。本来要求是用英语,结果讲了两句就憋不出来句子了,很尴尬地换成了中文,好在PPT做成了英语的,汇报完日本教授竟然看懂了大部分内容,问我有什么要问的问题,实际上我也不知道要问什么问题,拿出来讲就是想讨论一下这个方向有没有研究意义。结果先被老板批了一顿,说我做的不够详细,有没有意义需要我自己去详细地调研,看别人怎么做的,做了哪些内容。其实我提这个方向就是想确认一下有没有继续调研的必要,之前做了很多调研报告结果被老板直接否了,这次想在调研前就先确认一下,以免再多走弯路,没想到又没做到点子上去。日本教授对这个方向并不是很了解,但还是给我提了中肯的建议,并当场检索了四篇文献给了我。对比自己老板,这个日本教授简直太和蔼可亲了。老板之后也提出了好多问题和建议,觉得自己好像一直没有想明白老板想要的是什么样的汇报内容和讨论形式,所以才免不了被批评的命运。

晚上吃饭,单独去找日本教授寒暄了一下,教授又给了热情的鼓励,告诉我怎样去确定研究方向,要认真做笔记,多积极主动找老师讨论,最后祝我能够“enjoy your research”。十分感动。旁边的老板告诉我他对人对事要求严格,所以我还需要努力多花功夫,不要怕被批评和打击,要多跟几个用功的师兄学习。当时是有觉得自己真的很差劲。希望自己能在打击中快点进步。

实际上之前总觉得自己很有潜力,但现在发现自己之所以会面对这么多挫折和打击可能是一直都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和研究思路,而且得坦白自己研究基础很差,的确是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可能才会像别人一样顺利。最近看了日本教授写下的博士学习经历,明白他当初一定也是痛苦过。读博还是需要一些灵感和技巧的,而且还要有强大的心理,感觉这些都是我目前有所欠缺的,还需要积累。好在现在还有时间而且对自己也很有信心。从大师兄那里得知教授在日本一直都是骑着很拉风的摩托车去学校工作,要知道教授现在已经七十多岁了,骑那么拉风的摩托车我实在很敬佩。果然大牛的精力和身体状态都是令人惊叹的。

今天天气依旧很好,阳光明媚,新校区的园子里鸟语花香,惠风和畅,喜欢春天这种欣欣向荣的感觉。

很久没有更新博客,再来发现博客已经运行三周年了,希望能有四周年、五周年、十周年、二十周年……

像四月一样充满希望。

附上日本教授的坐骑:

1 条评论

  1. 日本教授很酷啊。我们客户的中BOSS也是个狂热的摩托车爱好者。
    其实用新棉花做一床被也花不了几个钱。家里的一片心意罢了。不过估计你这样的懒人不愿意去找专门的店铺做就是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