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友

整理邮箱的时候发现有几封非垃圾邮件被我当做垃圾邮件处理了。来信是一个陌生人,之前在豆瓣某个交笔友小组留了邮箱,虽然事后觉得无趣删掉了信息,但是大概率信息还是被某些人抓取了,把我的邮箱放到了他写的笔友交流系统里,搞了个类似于漂流瓶的东西,在这里发的每一封新主题邮件都会通过这个系统匿名发送给随机匹配的邮箱,对方可以回复这封邮件,但也是匿名的,号称任何泄露个人联系方式的信息都会被过滤,不可以有附件,只允许纯文字,主打“永不见面笔友交流”。我第一次打开这个系统转发过来的匿名邮件时首先看到的是这个系统的宣传介绍,因为不是主动加入的,所以把它当做垃圾邮箱处理了,之后虽然有看到这个邮箱陆续又发了几封邮件,但一直没打开过。直到今天我坐在电脑前实在不想看文献,打开了这些邮件,然后重新了解了这个项目。
有几封我实在不知道发信人想表达什么,本来想回复,但发现要写500+字我还是放弃了。不过我还是花了一上午时间回了三封邮件。

第一封是去年十月份发过来的,应该是一个刚上大一的小姑娘。讲觉得大学生活和她想的不一样,上课没人听课,下课没人写作业,没有人管,大家都在忙自己各自的事。她总是在刷剧,虽然觉得大学很有趣但是觉得很迷茫,犹豫自己要不要兼职、要不要和大家一样以后考各种证书。希望这个未来的朋友能够给她一些建议,然后在最后给“我”推荐了蔡xu坤。

看完邮件,思绪瞬间回到自己大学时代。我记得有段时间特别喜欢刘同的那句“谁的青春不迷茫”,虽然书不怎么好看,但我那时候很喜欢这类风格,后来大冰、张嘉佳的爆款也都有拜读,直到有一天一本名为《像狗一样奔跑》的书让我读到怀疑人生后,我才意识到这TM不就是钉成书的废话博客吗,我干嘛要花钱买来读?大概一直是等我有了这种意识的时候我才走出了“谁的青春不迷茫”这种状态吧。
上了大学后我完全进入了“被放逐”的状态,不管在家庭还是在学校我都拥有了足够的自由权,没有引路人,辅导员我不认识她,她也不认识我,爸妈没有进过大学校门甚至不知道大学里是种什么样的生活,摸着石头过河的我,差点就掉进了深渊。不过运气还不错,我又浮上来了。所以有段时间一直想给迷茫的学弟学妹讲讲自己的故事。后来L老师倒是给过我一次这样的机会,但显然他的主要目的不是让我去分享自己的经历,也许这次又是一个机会。
我想了很久要怎样回复这封邮件,时隔这么久,她是否还需要这封回信也无从可知,甚至她是否还能收到这封回信也不确定。但我还是写了回信。
实际上她的来信内容并不详细,所以我无从知道她上的什么学校、读了什么专业,零用钱到底够不够,是否有想要在将来做的工作……这些我都不知道,就像当初别人问我大学要不要加入学生会、各种社团一样,我不想承担“误人子弟”的风险,不想因为自己的主观判断而影响了别人的机遇,所以我不想告诉她刷剧对不对、要不要兼职、要不要考证,但是不说点什么又会让我的回复毫无意义,所以还是会带着点主观想法讲一些自己的所见所想,希望他们能有自己的判断。
其实现在特别想拿兼职这件事来讨论一下,我在回信中告诉她因为家里给的生活费够我必要的生活支出所以我很少出去做兼职,大学兼职次数屈指可数,但是并不反对做兼职,但是最好能够平衡学业和兼职之间的关系,我更倾向于好好学习去拿奖学金,奖学金收获的不仅是金钱,还有荣誉,更重要的是获得奖学金中间积累的东西,这些可能要比做兼职收获的更多。但这有点像是废话,“投资”奖学金的风险显然要比做兼职的风险大很多,要想立即改善生活做兼职更切实可行而且有必要。但是难在如何去平衡它和学习之间的关系,虽然谈学习对有些学生(尤其像当初不把学习当回事的我)有点冠冕堂皇,但既然选择了上大学,还是学有所得才好。
显然有足够零花钱的孩子不会有这样的烦恼,如果想要花钱,他们完全可以选择“节流”攒钱,甚至可以直接开口向家长表达意愿,但是对于穷人家的孩子,只是节流是不够的,甚至本来连必要的生活支出都不够,要想花钱如果不“开源”是不现实的。前几天看了电影过春天,现在可能是养成了“职业病”,相比电影的完成效果,我更喜欢关注导演为什么要拍这部电影,想要表达什么?这部剧的切入点不是女孩怎么带水货和优雅克制的激情戏,而是她为什么要带水货出入关口,一个无法从家庭获得支持的单亲家庭少女该如何成长也许是值得讨论。导演要传递的东西已经胜过了好多青春剧的作者。少女想要去日本,漂亮女同学担心的是能不能买到合适时间的票,而少女需要担心的是能不能攒到足够的钱买到票。条条道路通罗马但是有些人一出生就在罗马的梗已经不新鲜了,但显然这个问题依旧存在,而且无解。
发信的女生做兼职的目的是什么呢?想要锻炼自己?想要社会经历?想要更多的零花钱?还是仅仅为了有钱可以吃饭?她期待的是哪个答案?
但是不管怎样,有钱真好。

回复的第二封邮件讲的是“理想生活”的事。并没有看出来对方是男生还是女生,但可以知道对方是一个还在为生活挣扎打拼的年轻人。讲生活是道多解题,每个人有都有自己不一样的答案;讲生活是一杯茶,每个人可以品出不同的味道;生活除了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诗和远方。我猜想对方大概也是个忧郁的文艺青年。对方提到自己最近打算辞职并开始寻找下一份工作,想要一个拥有仪式感的生活。还谈到了对爱情的态度,“爱情最滋养人,也最让人堕落”。实际上我没太懂对方到底要表达什么(越来越觉得自己理解能力实在有限,每次和老板讨论老板总是会反复问我听懂没有,实际上我并没有听懂,很难受),但我还是写了回复。
我并没有什么正经的工作经验,所以当别人和我说他打算辞职尤其是在没找到下一份工作的时候我并不明白对方想让我说些什么,我老是想直接回个“哦,这样”。对方说自己渐渐明白了想要什么,但是并没有告诉我想要的是什么,对方说觉得“我”会明白。其实于我还是会先选择柴米油盐,再去考虑诗和远方。
至于仪式感的生活,“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自己打个气”这算是仪式感吗?这样的话仪式感的生活其实还挺容易实现的。
关于爱情,好吧,我渴望爱情。

 第三封。
一场大雨之后在柔情的旋律包围下的深夜写下了邮件,讲一直以来自己都是一个倾听者而不是一个表达者,说出的话都是斟酌之后的。繁忙的生活中希望有一个可以“慢慢聊”的朋友。虽然一把年纪了,但还是想拥有30岁之前的状态。家教很严,向往自由,但又不喜欢低俗的氛围,觉得自己活成了一个异类。
我猜应该是位女性。不过“家教很严”实力让我震惊了一把。如果不是在编故事,那她一定有故事。

 好在这个系统一周只能给对方发送或回复一次邮件,而且不是实时的,不然确实很耗时间。邮件需要先传递到系统作者那里进行审核,而且作者有意控制“笔友”服务不会占据大家实际生活的太多精力,所以做了相当于物理“防沉迷”处理,等你再收到回信的时候可能已经是两个星期以后了。忽然觉得是个良心系统。不过即使这样,它也耗费了我一上午的时间,而我原本是该看文献的。不过现在还是五一假期,所以还是要祝大家假期愉快。

“笔友”的13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