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的颜色

也算不清到底有多久没更新博客了,像是沉睡了半个世纪,做了很多梦,终于又醒了。
从上半年到下半年,日子过得很快。好好去回忆一下,仿佛过了人生最迷幻的几个月。我变了,又仿佛没有变。

昨天有人问我:春、夏、秋、冬你喜欢哪一个?
如果说最喜欢哪一个,其实没什么可犹豫的,但还是慢半拍似的回答了“春天”。
我喜欢春天,春天有一种特有的嫩绿,一种充满生机和希望的颜色。我老是会回忆起初中时坐在教室,透过窗子看到柳树在烟雨朦胧里安安静静长出新绿的情景,我可以坐在那里一直发呆看上一上午。

除了春天,还喜欢秋天,那种“金黄的落叶铺满我的心间”的秋天。但是秋天很容易致郁,尤其是下了场小雨还没晴天时的秋天,冷凄凄的又很安静,让人想躲到被子里好好睡上一大觉。但是看到一树一树的金黄又让人治愈。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小时候躺在苞米地里仰望天空的记忆在脑海里总是挥之不去。天高云淡、遥远辽阔,让人沉醉,那是秋天给劳累了一天的人的喜悦。

关于夏天和冬天,其实我也并不讨厌,反而拥有更多的回忆。

提到夏天,最先想到的是郁郁葱葱的绿色,不过我想的是夏天清冽的碧绿,因为夏天可以下河洗澡摸鱼。小时候的河水清澈见底,长了水草就变成了绿色,早些年的时候大家都是担了河水喝的。不过我已经很久没有下河摸过鱼了。

虽然我们村子被一条蜿蜒的小河围了大半边,不远处的隔壁村也有条小山涧,但我小时候下河洗澡的机会却很少。我不像其他孩子一样老早就学会了游泳,所以我总是羡慕那些一到夏天就可以自由自在在河里泡上一天的孩子。我爹不带我去,也不让我跟着他们去,于是我就失去了在农村成长该有的一部分乐趣。不过有时候爷爷会带我去,我妈下河洗衣服的时候我也会跟着,要洗的衣服很多的时候我爹会开着三轮车载着一起去,我妈洗衣服、他去捉鱼,这个时候我就可以在河里泡上大半天,回家还可以吃上新鲜的河鱼。那个时候在河里还可以摸到虾和螃蟹,能捉到一只虾实在太令人兴奋了,我总是很喜欢这样的回忆。

我爹喜欢钓鱼,但是在农村,一个壮年劳动力喜欢钓鱼这件事显然不能让人称赞,而且他很少带我一起去,也不是每次都能钓上鱼回来,所以他去钓鱼总是要被骂。偶尔会钓上一条大鱼回来,这个时候我就会喝上我妈做的鱼汤,味道鲜美,那是小时候难得的美味。今年暑假在家里只待了很少几天,有天下午他说他要去钓鱼,问我要不要去,我一口便答应了。结果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的时候他却被人打电话叫走。他总是这样,叫人乘兴而来败兴而去。

冬天我能想到最美的意境就是“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白茫茫的背景里点缀着灰色的小房子,黑夜里小窗子里透着微弱的火光。这是一句太有画面感的诗句,而且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温暖在里面。那人抖了抖身上的雪,推门走进了温暖的小屋子,火炉上温着酒,有人在等他讲刚才的故事。那人搓搓手,道一句“好冷啊!”然后就撮一口小酒,太安逸了,这是平凡人家的温暖。

有个南方的小伙伴说很喜欢雪,结果来了北京后发现北京老是不下雪,所以想去东北。我是见过大雪的,但也没见过北京的雪,所以也盼着北京下雪,不过才过了一年,应该还有机会。

每个季节都有每个季节的颜色,当然我是说的我记忆里的颜色,每个人的季节、每个地方的季节都可能有不一样的颜色。前些天有人给我说在美国的见闻,用了一个“不能想象”来形容所见的蓝天。她对美国的记忆是天空特别的蓝,我能想象的“蓝”是以秋天的“北京蓝”为基底的,比小时候家乡的蓝天更让人印象深刻,但是对方却说“比不了”。我理解不了这个“比不了”是什么意思,于是她劝我一定要去看看。说起来去美国看看是小时候的梦想,结果是日子一天天过,许多梦想早已远去,我跟人说这是越活越佛系,其实想想这是越来越麻木。

“四季的颜色”的2个回复

  1. 真羡慕。我小时候在城市里,没有鱼也没有苞米地。甚至,天也不蓝,那时候的企业都还没破产,烟囱里冒的都是四化建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