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2020

想起08年,那年发生了很多事,只不过大部分都离我很遥远。我每天中午骑自行车回家吃饭,正好能赶上央视午间新闻30分,那时候我很少有机会走出我们县,甚至很少走出我们小镇,看电视几乎就成了我了解外面世界的唯一窗口。初中最后一个学期班主任统计了每个人的生日,于是黑板上除了多一个中考倒计时还有一个“今日寿星”的位置。英语老师是位年轻漂亮的女教师,每次上她的课只要有人过生日她都会让全班一起唱生日歌。2008年2月的某一天我听了英语老师和物理老师说的生日快乐,这让我害羞不好意思以至于窘迫到不知所措。晚上幸运地捡到二十块钱,对我来说是一笔巨款,于是我请小伙伴吃了五毛钱一根的棒棒糖分享我的快乐。我把那天的经历写进了日记,语文老师难得给我打了个“优秀”。那时候我从来不为别人烦恼,只为自己烦恼。后来,我以出乎自己意料的成绩考上了高中。高一班主任时常称赞我,但是我不想学习,总是憧憬未来。晚自习我坐在教室里想象着十年后的自己,又觉得十年可能太短,于是和自己妥协多给了自己两年发展的机会,我想2020年彼时二十八岁的我一定小有成绩,有了妻子甚至有了第一个孩子。坐在教室里的我觉得2020年还很遥远,远到我有足够的机会去做成任何我想做成的事。只是没曾想它却很近,近到我像是往前只迈了一步就碰到了它的鼻子。一个凄冷的夜晚我坐在十年前就属于我的房间里回望过去,竟忽然想起那日我与好友走在秦淮河畔南京城弄巷里的情景,乌衣巷口十分素净,夕阳洒在石墙上,我的心也很安静,想永久的记下这样的美景,又倏地想起我是深夜至此地的。于是我记不清了,仿佛去过,又仿佛没去过,一如我对这十多年的记忆。十年里发生了很多也经历了很多,我有时还像个孩子,有时候又老练的不像个孩子。如今我已不再沉浸在对未来一厢情愿式的憧憬里,我开始习惯走一步再走一步,远方到底有多远?它爱有多远就有多远。我做过很多让自己后悔的事,我小心地选择,小心地避开自己不愿面对的问题,不再对自己有过高的期待,于是我终于过上十多年前梦想的生活了吗?我不敢说,也没办法说。也许有些对了,也许有些完全错了。只不过幸运的是我依然固执并毫无理由的相信会拥有一个精彩的未来。
我从没想过2020年会如此轻易的就来了,轻易到就像是没发生一丝改变。我还没来得及写2019年的总结,2020年就过去了一个月。这个在时间的年轮上被看做是又一个十年开始的年份怎么会甘于寂寞,总要有事情要发生的。于是过去的一个月让我想起那句不知是谁说过的话:“这是过去十年最坏的一年,但可能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只不过我相信这不是最坏的一年,也不会是最好的一年。

昨晚姐姐突然发来一条关于小外甥女的视频,她害羞地做出一个加油的动作并用一个还很稚嫩的声音喊出一句“武汉加油!”。我知道她在地图上甚至还找不出湖北在哪里,也猜想她根本不懂得为什么要给武汉加油,但也许给武汉加油会成为她对于2020年的一个记忆,即使多年以后甚至很快她可能就会和我一样忘记这个片段,忘记也好,要带着美好的童真前进。

窗外月光皎皎,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想说一句:Hello,2020。
我充满敬畏又充满期待的终于接受你的到来了。

我又想起了《了不起的盖茨比》:
当我坐在那里缅怀那个古老的、未知的世界时,我也想到了盖茨比第一次认出了黛西的码头尽头的那盏绿灯时所感到的惊奇。他经历了漫长的道路才来到这片蓝色的草坪上,他的梦一定就像是近在眼前,他几乎不可能抓不住的。他不知道那个梦已经丢在他背后了,丢在这个城市那边那一片无垠的混饨之中不知什么地方了,那里合众国的黑黝黝的田野在夜色中向前伸展。 盖茨比信奉这盏绿灯,这个一年年在我们眼前渐渐远去的极乐的未来。它从前逃脱了我们的追求,不过那没关系——明天我们跑得更快一点,把胳臂伸得更远一点……总有一天…… 于是我们奋力向前划,逆流向上的小舟,不停地倒退,进入过去。

我终于明白了我为什么喜欢盖茨比,是因为那道让人羡慕的绿光。
于是新的一年,有了新的愿望:要过挺拔的生活,要讲好自己的故事。
加油2020。

“hello,2020”的9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