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

今晚同学群里有人发了刚上初中时的照片。于是忽然想起多年前第一次看到“探照灯”的那个遥远的夜晚。那时我们县开了第一家大型超市,对于不出县城的人来说这是新生事物,我没有去过甚至连它开在哪都不知道。那天晚自习一出教室看到夜空中从远处传来的光束,好奇心驱使我和同学去追随这照的这么远还这么笔挺透亮的光束,骑车一路找到超市楼顶安放的光源,我现在才明白超市这波操作的高级。那天夜晚我也付出了晚回家半小时的代价。那时我回家的路上有2/3路程没有路灯,赶着大家一起下课回家一群人还不害怕,等路上没人了自己骑自行车走在乡间大路上多少心里还是犯怵,越害怕也会越后悔花时间做了这么件“傻事”。回家后爸妈批评我是愣头青、胆子大,但是我不能告诉他们回来的路上我有多害怕。那时候“世界于我都是新的”,虽然我不能理解接受这样的话,我也不会认可“长见识”对我来说是一条漫长的路。

后来发照片的同学说,那是十五年前的事了。

我又回忆起另一件事。同学姓黄,外号叫“大黄狗”。和坐在我前面的同学一起追过我同桌,同桌却总是喜欢上课、下课和我聊天,我也喜欢和她聊天,也说不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聊不完的话。后来他俩都托人问过我同桌是不是喜欢我,也问过我是不是喜欢我同桌。而我却从未关心过这个,想想那时的我完全就是个傻小子。同桌给我写过信,约我周末一起去逛超市,还附带了两张自己的大头照,说可以一起去照大头贴。我想不出周末千里迢迢去超市和一个女生一起照大头贴的意义,我不会答应她,并且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会答应这样的邀约直到没有这样邀约。
毕业的时候同桌给了我一份她秀的十字绣,上面绣着她名字里的一个字,我收下了,也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等上了高中之后没有考到一个学校,没有联系有一天又突然收到她的来信,也不知道她哪里打听到的消息,我拖了很久给她写了回信,那是我第一次写信买邮票寄信。信里写的都是刚上高中的生活和感受,我记得是要元旦了,她说她在准备元旦晚会,说很快就会放假了。而我的回信是一直快要寒假了才寄出去的。后来我又收到了回信信的内容全忘记了,我也没有再回信。想想那时候大概完全没有喜欢过人家,不然怎么会不回信。而且疑惑那时候明明大家都有了QQ,为什么没有加好友联系……
前年和她聊天,她发了张用她儿子照片做的表情,于是大言不惭地回了句咱儿子都这么大了,结果被告知已经是二胎了。……她后来安慰我说“你是因为上学,以后肯定不缺媳妇。”
我觉得她说的很对。

成长于我就是一直这么慢。

过农历28周岁生日那天小外甥女用她妈妈的手机给我发了好多祝福的消息,当然,不用想也知道这是我姐的心意。每一年,都会收到姐姐真挚的祝福。只要在家我妈也会想方设法给我好好过生日。只不过今年这个生日,收到了姐姐的祝福,我妈却没有好好给我过生日。

仿佛是突然的那么一天,我的世界里就没有姥爷了。我看到姥姥掉眼泪、妈妈掉眼泪、我姨我舅全都掉眼泪,我看到大家开始忙碌,忙碌完又陷入沉静和痛苦。有时候大家又开始讨论以后姥姥的生活,又在大舅不在场的时候议论他憔悴虚弱的身体。人少的时候姥姥有时会讲起她小时候的生活,讲和姥爷相亲的经历,讲刚有我大姨时的生活,讲后来我舅又是怎么相的亲,讲给我小舅家看孩子,讲去年和姥爷一起的生活……这使人难过,又让我不由自主地去思考人生的意义。
我想起龙应台对于父女母子关系的描述:“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我以前只能觉得这是父母对子女的态度,而现在,觉得这也是在指子女对父母。
我认真思索我所认为的幸福生活,我不免俗套的落到了结婚-生孩子-养育孩子-看孩子长大、看父母老去-自己也变老有了再下一代-最后在孩子的簇拥中老去。有钱有闲有爱情有亲情。
我意识到我只是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一粒。

之前有人问我为什么要结婚要生孩子,我只觉得这是一种宿命,一直以来我也不关心这到底是为什么。最近终于有了一个答案,大概是陪伴。

“慢慢”的4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