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人热泪盈眶,总有人相信未来

这是因为疫情在家的第七个月,返校依旧遥遥无期(大约在月底)。像是人生快车道里的一次暂停,走下赛道,漂泊的人又融回了家乡。

漫长的假期里发生了好多事,一件又一件似乎都不想让人忘记,结果意外的又好像都已经忘记了,我也懒得再去梳理。人生路上总是步履不停,那些曾拉钩一百年不许变的人,那些以为难忘的瞬间,也许很快就会被抛到脑后,但是不可否认,多年以后我会想起那些种种的记忆,但此刻他们已不再与当下的生活一样重要。

最近特别喜欢听痛仰的《西湖》,音乐一响,一种说不上来的情愫就迎上了心头。说不上是为什么,它就是契合了我的心情。前些日子读完了小仲马的《茶花女》,一部经典的法国名著,我想如果早几年读它的话肯定不会有如今这样的感受,年纪和经历都是无法代替的东西。年少的时候总以为爱是让人奋不顾身的东西,后来才发现自己是自私又俗气。阿尔芒的爱莽撞热烈但又幼稚,而玛格丽特,一个曾善于玩弄感情的风尘女子,一旦爱了又是那样的真挚。我见识到,也理解了爱的确是让人奋不顾身的东西,只是对我而言不是这样而已。我特别喜欢里面的一个桥段,玛格丽特对阿尔芒说:“就这样,我一下子就爱上了你,就像爱上了我的狗一样。”而她又是怎样形容她的狗的呢:“我要告诉你一个笑话:从前我有一只小狗,当我咳嗽的时候,它总是用悲哀的神气瞅着我,它是我唯一喜爱过的动物。”这是一个多么孤独寂寞无人疼爱的姑娘啊,她的心曾坠到尘埃里,又忽然溅起了涟漪,以为是坠入了温柔的海,结果却是更幽暗的深渊。我想起李宗盛《山丘》里的词,“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只得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昨天有人晒结婚照,今天又有人晒了。也有人晒录取通知书。这都是人生的大事,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他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有一瞬间我就被这激烈的情感打动了。
我很艳羡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个少年,想起那一年拿着通知书坐在大巴车上的自己,窗外是不断飞过的山川和麦田,我的心也跟着飞了。他即将开启的是一趟未知的旅行,列车载着他翻山越岭,最后停在哪里谁也不会猜到。真好啊,我总是想这样感叹。

前些日子有个刚考上高中女生的家长和我聊天说将来她女儿要是考不上名校就让她读我们市里的大学,女儿一个人去外面闯她怎么也不会放心。这是一个母亲对女儿真挚的爱,当然也有对女儿考上名校的期待与自信。我只得笑笑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值得让孩子自己去选择。不过我现在也越来越支持、肯定家长在孩子个人选择中的干预作用了。我摔过很多跟头,所以总是想要是有人在旁边一直扶着我就好了。在市里读书也许并非坏事,用家里的资源置换女儿明明白白的未来,也未尝不可。某“天坑”专业的女博士,被课题折磨的死去活来,专业特征将来找工作可能还要面对性别选择的劣势,她说她的梦想是住进大house养条属于自己的狗,然后突然想到她家现在住的就是大house,很容易就能养条属于自己的狗。于是发出了这样的疑问:“为什么要读这个博士自找麻烦?”当然每种选择都有它所带来的收获,现在的我还真想有个看起来容易的选择让我来选,我不想努力了,甚至想回家种地。

今天村里有来放电影的,我问了一句要放什么?回答说是“打仗的”。这让我忽然依稀记起人生中第一次去看电影的场景,是学校组织的,那时候我们县里没有电影院只有一个影剧院,在老师的带领下我们排队进入,看的大概是《上甘岭》亦或者是《地道战》。人生有好多第一次,那是值得怀念的记忆。也许是因为经历过这些贫穷带来的困苦,贫穷的确会限制人的想象力。所以现在偶尔会做一做价值几块几十块的公益,大部分目光都投向了贫困助学助教方面。不管哪种选择,让孩子多读书,开阔视野没有错。

这两年终于开始逐渐体会到长大的感觉,虽然也嘴上常常说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会觉得自己是个大人了,但是这种感觉其实从小就有,上初中的时候觉得读六年级的都是小朋友,高中的时候觉得读初中的都是孩子,尤其读了大学,才刚入学就觉得高三的小伙子都是毛头小子……然而现在不一样了,不需要比较,会发现自己需要去做的事情越来越多了,很多时候自己就成了举足轻重的人物。我想逃避,但没人再允许我这么做。

最近淘宝竟然开始给我推送护发生发的产品,起初我觉得这是淘宝不了解我,然后又突然觉得可怕,这两天大家都在讨论个人信息的茧,没有变成父母设计中的孩子却成了大数据操控下的大人,多可悲啊。

虽然忘记了很多事,虽然是个自私自利的人,虽然不再想努力,虽然依旧想逃避,但是我知道总有人在过着滚烫的生活。

“总有人热泪盈眶,总有人相信未来”的2个回复

  1. 变老和成熟是两件事。是否成熟取决于你想多少,想多深。
    到处都会遭到社会的毒打,它会逼着你做决定。比如老家没有地的怎么办?

    1. 稀里糊涂的也挺好的,有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变老和成熟就随它去吧。
      家里的地已经开始搞股权化了,农民的地又不是农民的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