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难忘的六一 - 青箬笠

养生

一个难忘的六一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重新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年龄——周岁24+。五四青年节的时候被“青年的年龄标准”刷屏:联合国对于‘青年’的定义是介于15岁到24岁之间的群体。然后就悲催地发现这个青年节是我个人有权享有的最后一个青年节,明年我就会因超龄失去享有这个节日的权利,不过实际上我也从未享受过这个节日。
如果说青年节我都没有资格过的话,那儿童节显然是更没机会的,儿时小伙伴的儿子都有可以打酱油的了,过六一已经是件太遥远的事。不过这确实是难忘的一天。
最值得记录的是小影哥给我发来了数额为6.1元的微信红包。

和小影哥我们从未见过面,但我却常常把她当做最知心的老朋友。
前两天有人告诉我,男孩子要会聊天,但不要当话唠。我可能就是那种常常不知道要表达什么的话唠,不知道她是否曾觉得厌烦,所幸她并没有让我感觉到。
缘分这东西是很奇妙的,茫茫人海,相距千里也可以使我们成为朋友。长长的路上我们是朋友。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
我想起欢乐颂里赵医生的一段台词:事实嘛,我就是这么一个低碳男。没事喜欢宅在家里看看书,看到精彩之处,希望身边有个人能够切磋切磋,或者,一个眼也能会心一笑。

人生能得几知己啊。

另一件是学业上的事,虽然课题仍旧还是没有定下来,但是总归看到希望。老师建议假期去参加培训,我想我很快就会成为一名国际焊接工程师了。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