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后

早上出门去做实验的时候看见外面河道里的水结冰了,远处冷冷清清的,朝阳还没有那么暖和,整个环境给人一种“肃杀”的感觉,终于,我觉得冬天真的来了。
冬天的田野寂寞又辽阔,脑海里总是会浮现出有人穿着厚厚的棉袄哈着气搓着手向我走来的场景,他戴着毛茸茸的帽子,最好我还认识,因为我想邀他去喝酒。

博士生涯看起来就要看到曙光了,总是有人问我为什么不明年六月份毕业,搞得我自己也开始疑惑“我为什么不考虑明年六月份毕业呢?”想了很久,一是自己懒,二是因为没有目标。和同学聊他们总是很有计划,而我总是走一步看一步。想一想要是一开始就下定决心早点毕业,那可能就按时顺利毕业了,也不至于现在要去再拖半年。我妈替我找了借口,她说疫情在家耽误了七八个月没去上学,拖个一年半载的没问题。我妈自己信了,我也信了。
实际上现在我已经没得选了。

在外面做实验,领导问我是不是明年毕业,问我考不考虑来他们单位工作。我想问他前景怎么样,他说来北京这么多年了我肯定会有自己的判断,他不告诉我。
整个研究所的人都转行了,现在只剩他一个光杆司令,我很难觉得有前景。但是总觉得自己是个爱冒险的理想主义者,也许他也是个纯粹者,他那里的实验设备可以满足我做想做的任何试验的要求,有一瞬间甚至想陪他一起去闯一闯江湖。

下周就要冬至了,约了朋友去颐和园看日落。听说每一年的冬至前后颐和园的十七孔桥都会上演“金光穿洞”的景色,不知道我有没有这样的缘分。但是这也许并不重要,我可能更想要的是找人聊天散步。

“中期后”的8个回复

  1. 刚才进入您的博客想看看您的文章是否有更新,发现好像2021年终总结这一篇文章被删除掉了。
    还有一个事,想问问您,可以互换友情链接吗?我已经在我的博客添加了您。期待回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