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长高了,是你变矮了 - 青箬笠

养生

不是我长高了,是你变矮了

我不记得原文是怎么说的了,百度了一个答案:
五岁的时候,觉得父亲很伟大,无所不能
十岁的时候,觉得父亲就是上帝,主宰一切
十五岁的时候,觉得父亲有些话没有道理却不敢说出来
二十岁的时候,觉得父亲的方法有些过时了
三十岁的时候,嘲笑父亲如果能像自己一样的话,他早成富翁了
三十五岁的时候,认为老头子的话有些道理
四十岁的时候,开始痛恨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听父亲的话

国庆回家,偶然和我爹站在一起,扭过头来瞅了我一眼,然后接着对老妈说,“这个小色孩子又长了啊,比我高这么些了”。这让我有些惊讶,以前他怎么也不承认我比他高(虽然事实上可能也确实没有高多少)。老妈听后说了那句只有在她高兴的时候才会说的话——“那当然了!俺儿子就比你高!”。

有段日子我和我爹差不多走到势不两立的边缘了,打电话只有两种情况:一是我要钱吃饭,二是我准备和他吵架。
回想起来,是有很多不美好的回忆。
我曾一直觉得我和他的性格一点也不像,有时候会想我怎么会有这么个爸爸,小时候甚至在家里看他多吃一口菜我都觉得心疼……

前几天他对姐姐说我结婚的时候他要给我买个带车库的房子,他住里面,每天都上楼给我做饭,做完就下去,在小区周围干点小买卖,也不用我给他钱花,让我妈去我姐那,他就看着我……后来又说,这个(指我)走到哪里也不放心啊。

回学校的前一天晚上,老妈又开始了给我收拾东西的工作,翻箱倒柜给我找吃的穿的用的,一会又问我这个要带吗那个要带吗,坐在旁边的老爹不耐烦的说了句,“你都给他装上不就行了”,然后又开始问给我带这个带那个了吗,我妈:“等你想到的时候什么都晚了,还用你问!”
我说,我感觉就跟第一次去济南上学一样。
老妈,儿行千里母担忧啊,儿子。

姥爷快九十了,以前身体还很硬朗,这次回家忽然发现他走路需要拄拐杖了,姥娘也消瘦了很多。
每次看到奶奶缓缓移动的身影都觉得我可能会随时失去她一样。
原来他们都老了啊。

现在让人高兴的是我要当舅舅了。每每想到这感觉梦里也能笑醒。舍友说我高兴过头了,比自己结婚或者当爹还高兴。他们啊,只是不懂我和姐姐的感情,他们不懂这是多么幸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