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一定要写个好故事 - 青箬笠

养生

有生之年一定要写个好故事

大概拖了快一个月的时间才把海明威的《老人与海》读完,很遗憾又选错了翻译版本,后来才发现是豆瓣评分最低的一本,但是我还是读完了。百度了才知道《老人与海》是帮海明威拿到诺奖的巨作,可是却因为翻译使我未能感受到他真正的魅力。
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讨论电影“阿甘正传”里的一句台词到底该怎么翻译,当阿甘作为英雄从越南归来时,珍妮问阿甘“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阿甘说“you are my girl”,这句话被翻译成“你是我的女朋友”,作者觉得这么翻译原味尽失,甚至没有“你是我的优乐美”有趣,被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
严复说,译事三难:信、达、雅。
曾有人对比了三个种译本的《百年孤独》,只是摘出开头和结尾就足以看出差距。

 

南海出版公司范晔版: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奥里雷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回想起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那时的马孔多是一个二十户人家的村落,泥巴和芦苇盖成的屋子沿河岸排开,湍急的河水清澈见底,河床里卵石洁白光滑宛如史前巨蛋。世界新生伊始,许多事物还没有名字,提到的时候尚需用手指指点点。
十月文艺出版社高长荣版: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当时,马孔多是个二十户人家的村庄,一座座土房都盖在河岸上;河水清澈,沿着遍布石头的河床流去,河里的石头光滑、洁白,活像史前的巨蛋。这块天地还是新开辟的,许多东西都叫不出名字,不得不用手指指点点。
上海译文出版社黄锦炎版:许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奥雷良诺.布恩地亚上校将会回想起,他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那时的马贡多是一个有二十户人家的村落,用泥巴和芦苇盖的房屋就排列在一条河边。清澈的流水急急地流过,河心那些光滑、洁白的巨石,宛若史前动物留下的巨大的蛋。这块天地如此之新,许多东西尚未命名,提起它们时还须用手指指点点。

 

我最喜欢范晔翻译的开头,“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奥里雷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回想起……那个遥远的下午”让我感觉是不能再经典的翻译。我没有看过原文是什么样子的,我蹩脚的英语想必连读也不能读懂吧。我应该庆幸可以读到自己满意的翻译开头,但是到了结尾,我就有些读不懂他们的翻译了。

 

范:他再次跳读去寻索自己死亡的日期和情形,但没等看到最后一行便已明白自己不会再走出这房间,因为可以预料这座镜子之城——或蜃景之城——将在奥雷里亚诺.巴比伦全部译出羊皮卷之时被飓风抹去,从世人记忆中根除,羊皮卷上所载一切自永远至永远不会再重复,因为注定经受百年孤独的家族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在大地上出现。
高:他又跳过了几页羊皮纸手稿,竭力想往前弄清楚自己的死亡日期和死亡情况。可是还没有译到最后一行,他就明白自己已经不能跨出房间一步了,因为按照羊皮纸手稿的预言,就在奥雷连诺.布恩蒂亚译完羊皮纸手稿的最后瞬刻间,马孔多这个镜子似的(或者蜃景似的)城镇,将被飓风从地面上一扫而光,将从人们的记忆中彻底抹掉,羊皮纸手稿所记载的一切将永远不会重现,遭受百年孤独的家族,注定不会在大地上第二次出现了。
黄:这时候,为了早些看到有关他死的预言,以便知道死的日期和死时的情景,他又跳过了几页。但是,他还没有把最后一句话看完,就已经明白了,他从此再也不会离开这间屋子,因为这座镜子城(或称幻景城)在奥雷良诺.巴比洛尼亚译读出全本羊皮书的时刻,将被飓风刮走,并将从人们的记忆中完全消失。这手稿上所写的事情过去不曾,将来也永远不会重复,因为命中注定要一百年处于孤独的世家绝不会有出现在世上的第二次机会。

 

不管哪个版本我都觉得翻译的很奇怪,也可能是我没有读完全书所以才看懂,但是也可能是真的找不到对应的中文文字来翻译它们。就像you are my girl一样。所以有机会还是要读原版啊。

 

最近关注了一个私人公众号,简介里这么写着“有生之年一定要写个好故事”,我也想在有生之年写一个好故事,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