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天星光,满屋月亮,读《呼兰河传》 - 青箬笠

养生

满天星光,满屋月亮,读《呼兰河传》

我是看电影黄金时代知道萧红的,那时候觉得电影平淡如流水,看完还有点不知所云的感觉,如今读完呼兰河传再去回想电影,导演大概是在向萧红的风格致敬吧。
入秋后开始读,在这个温暖的入冬时节读完,应该早点读完的,冬天不太适合读这本书。
我想起我奶奶,一个从来没有读过书的农村老太太,小的时候我常常呆在她身边听她讲故事,下雨的时候她最怕打雷,说天上的雷神下来抓妖怪,妖怪到处躲藏,说不定就跑进屋子里来了。所以打雷时候她都不让开门。我当然明白一些科学道理,可是后来也有些害怕,小时候是很容易被大人影响的。
读呼兰河传就像是在听我奶奶讲故事,不慌不忙娓娓道来,平实朴素,可是意犹未尽。
看完沈从文的边城就很想看呼兰河传了,边城写的是南方水乡的故事,而呼兰河却在遥远的北方。里面对冬日景色的描述让我印象深刻,有些冷清,有些寂寞,让我觉得寒冷。北方的冬天应该像冬日恋歌里的阳光一样温暖的,没有那么悲凉。
黄金时代里的萧红让我觉得有些放浪形骸之外,是那个时代灰暗背景里一个突兀的颜色,她过得艰难而自由,她是跳跃的,我很意外她会写出这样平静的文字,我想起陈奕迅的一首歌“我不曾摊开伤口任宰割 愈合就无人晓得 我内心挫折 活像个孤独患者 自我拉扯 外向的孤独患者 有何不可”。
在豆瓣上看评论,很多人都气不过团圆媳妇的死,而我知道那个时代死个人是容易的,直到现在愚昧的乡邻还存在。
我在北方的农村长大,现在回想起来的都是儿时上山下河的趣事,我想起有一次冬天在地里放火把我妈给我做的新棉袄烧出窟窿的故事,回家自己找了针线缝补好,开春换洗的时候才被老妈发现,那时候真是天真烂漫啊。

如果要看呼兰河传一定挑个温暖的午后,沏一杯热茶,也许就不觉得悲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