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转眼就到四月中旬了,日子过得好快。 三月搬到了新校区,新宿舍的阳台是朝东的,最近好不容易有阳光撒进来,但是只在早上六七点的时候才有。那种被刺眼的阳光叫醒的感觉,说起来是应该是幸福的,但刚开始却很烦躁。 早上换床单被罩的时候看着自己“打着补丁”拼凑起来的被面,想起我妈一直说它丑。她一直坚持不让我带这床被子,带来之后又坚持要给我换,她觉得实在太丑了,怕同学笑话我怎么有这样一个给儿子...

read more..

27岁

又是收到各种网站和APP祝福的一天,我差不多都快以为今天就是我生日了。 但是今年阳历2月依然没有29号,我仍旧过不了阳历生日。其实因为父母的习惯,我从小就没有过过阳历生日,每年都只过阴历生日。从小就过生日还是挺幸福的,在我们那,小的时候没几个家长会专门给小孩子过生日。 我曾把自己的阳历生日告诉过同学,那时候他们都很疑惑我的年龄到底该按几岁算。没有过生日就算是没有长大一岁,这种逻辑还...

read more..

我是谁,我要到哪里去

最近被评价“太偏执”。 又昨天师兄在朋友圈晒了某书的读后感,便在底下一通评论,虽然最后得到师兄的部分赞同,但事后反思自己确有些过激和过分。 之前就被同学评价“太自以为是,以后是要吃苦头的。”但是彼时我还不以为然。如今细想有些苦头我确实是因此而吃的。 昨日因一乡党二战考研准备调剂向我询问相关经验,竟因此聊至深夜。又作为一个倾听者,得以一窥对方内心深处的痛苦,对“生而为人,我很抱歉”有了...

read more..

瑞雪兆丰年

刚过完年没几天,家里就下了场大雪,等到今日又是一场。正所谓瑞雪兆丰年,看来这一年着实可以让人期盼。 前几日同学约我出去叙旧闲聊,我爹把我从家里顺路带到城里,我告诉他我可以坐公交去约定的地点,要他不必再绕远送我,结果我下了车要坐公交的时候才意识到县城里的公交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坐。县城就这么大,以前骑自行车就能从南蹿到北,其实不坐公交就算走过去也很快就能到,但为了不迟到最后还是在街...

read more..

回乡偶书

放假回家那天中午本来想去学校餐厅吃过饭再去车站,结果拖着行李箱赶着最后的饭点到了餐厅一楼发现一楼停业了。我实在不想拖着行李箱再去二楼,瞅了一眼时间去火车站也不至于是提前了太多,于是就直接去了公交站。那天四号线上好多拖着行李箱的年轻人,挤满了车厢。我看有人带了许多礼品,和我一样在南站下车。 南站地下出站口大概是换了装修,从地铁站出来怎么也找不到之前吃的那家“开封菜”,而且找了半天...

read more..

想家

上午组会本来没打算汇报,结果被老板突然cue到,然后一通质询、教育,搞得我心力交瘁。说实在的,一个学期了,我好像依旧还没有适应现在课题组的生活,独立开展实验会有种茫然不知所措、很无助的感觉,让我时常怀疑人生。 当然这可能就是学渣和学霸的差距吧。 组会开完回工作室收拾完就快一点了,学校已进入寒假时间,下午一点餐厅就停止供应午餐,一分钟也不拖延。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吃什么好,索性就在工作...

read more..

今日份的心情

下午坐车去校外机加工中心加工试样,回来的时候搭了业务员的顺风车。 “你看我们的厂房像厂房吗?就跟办公室似的。以前学校有很多加工中心,去年查环保那会都不达标,北京光房租和人工费就多贵,还搞环保,都搞不起,就剩下我们了。” 沉默。 “你们这能做焊接加工吗?” “你要说焊个桌子、椅子可以,要是需要控制具体的焊接工艺那不行,工人师傅的手艺都是野路子,哪请得起正儿八经的焊接师傅啊。” 没有开导航...

read more..

一想到周末组会还要汇报就后悔元旦除了消遣竟然啥也没干

最近是真的难受,之前借钱给同学,说好上月还,结果是对方家里突生变故,告诉我需要缓一些日子,然后这一缓就是一个多月过去了。 早先还有一同学以创业为由借了好多同学的钱,结果最后是“创业”失败,坑苦了那些借钱给他的人。有一同学把工作两年省吃俭用攒下的资产全掏给了他,家里又没矿,最后只能闹到法庭见。结果这种民事经济纠纷对方只要充当了老赖竟然毫无解决之策,难受。在此之前还给我打过电话,我...

read more..

食色性也。2018

前几天看已经有人在总结2018了。 2018对我来说是难忘的一年,难忘的是我再一次经历了毕业、升学。这是我人生的重要时刻。 翻开微博、朋友圈和博客,让我回忆起这一年发生的很多小事。我果真需要一个记录生活的载体,不然真的都会忘记。 点开去年的年终总结,又听到那首舒缓的歌,我有了和去年同样的心情: 这一年,有坎坷,但是快乐比痛苦多。 就在此刻,我还是觉得幸福快乐。 我很感激现在生活所给予我的...

read more..

北京的冬天太冷

之前在工体看过一场北京国安和山东鲁能的比赛。第一次进工体我有点激动,这座中国足球有名的主场我终于可以一睹它的魅力了。 北京球迷很激情,这种激情透露在全场激昂的助威声中。北京人骨子里有种骄傲,这种骄傲也许是几百年来看惯王朝兴衰、政权更迭的积淀,“这儿北京!”,就是那种谁也不服、老子在这就是爷的霸气。这种主场氛围也感染了我,当然我是在客队看台,让我也满怀激情地在战歌中战斗了九十分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