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安放的情绪

前天还觉得生活充满了希望,直到昨天下午听到一个悲伤的消息,整个人就消沉起来了。

研一即将结束,我看起来还是一无所获。考试成绩一塌糊涂,没有学术成果,对于下学期即将来临的奖学金评比我已经没有任何期待了。

我前几天看到一个同学的签名档:We deserve a better lif[……]

继续阅读

她说,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

杨先生终于走了,我也读完了《我们仨》,她不用再一个人思念“我们仨”,我也不用说自己没读过《我们仨》了。

阅读和写作是个好习惯,大概就是因为读了好多书钱老和杨先生才会过得如此温馨平静,让人觉得安详,这是值得学习的。
我不知道杨先生在写《我们仨》的时候是否流了很多泪,我在读的时候常常泪眼朦胧的,也可能[……]

继续阅读

开启在办公室当秘书的生活

近日经人介绍,我在学校某部办公室获得了一份学生助岗的勤工俭学工作,大致相当于一名学生秘书,为老师编辑整理文件、收发快递、打扫卫生等。看起来任务不少,但常常是坐在办公桌前无所事事,还有两名本科生助岗秘书,以我为主我们三人轮换值班,我每月补助400,他们两人每人200左右。相对于我的另一位同学每周只需值[……]

继续阅读

一个难忘的六一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重新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年龄——周岁24+。五四青年节的时候被“青年的年龄标准”刷屏:联合国对于‘青年’的定义是介于15岁到24岁之间的群体。然后就悲催地发现这个青年节是我个人有权享有的最后一个青年节,明年我就会因超龄失去享有这个节日的权利,不过实际上我也从未享受过这个节日。
如果说青[……]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