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诗意寻千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学校有一处花,白天不闻其气息,每至夜晚,花香便弥漫四际。我不识货,辨别不出是什么花,就权且当它是夜来香。然而我并不识得夜来香,更说不上它的花期和颜色,但想必一定也有夜晚花香愈浓的特点。我便这样安慰起自己,称它为夜来香也算不得是无稽之谈的事。

四月可真是美丽的季节。温度刚刚好,下午骑车走在两旁栽满梧[……]

继续阅读

下雨天

今天特别适合点播那首“三月里的小雨”(挺喜欢王铮亮的那版)。整个上午脑海里都回荡着那句“三月里的小雨,淅沥沥沥沥沥淅沥沥沥下个不停……”特别想让它停下来,求了好多次,但是还是和外面的雨一样停不下来。

想起初中时春天的某个晌午,大约该是清明前后,教室外的柳树刚刚冒出嫩绿的新芽。那一天也下了一场柔软的[……]

继续阅读

鹿子霖

鹿子霖有一个毛病,“官瘾比烟瘾还难戒”。但是他同样有一个值得肯定的优点,就是支持儿子接受新式教育。
这不由得让我想起我那当村官的父亲,有段时间我一直听他抱怨说不干了不干了,结果临近村里换届选举他又起得比谁都早。他也一直支持我和姐姐读书,曾扬言砸锅卖铁也要供我俩把书读下去,我不知道他向别人大声宣扬这种[……]

继续阅读

夜月一帘幽梦

坐上来北京的高铁的时候,心情说不上是怎样的复杂,可能就是充满期待又很惶恐。当列车终于开进北京地界的时候,我所有的期待都没了,内心只剩恐惧。我曾想过如果一切顺利我也一定要在北京的街头也喊一句“北京,你听见了吗!”但是看到高楼林立的北京城,我完全丧失了移民者看到自由女神像时的那种激动心情,那声“Amer[……]

继续阅读

穿着同样的衣服 有人觉得冷 有人觉得热

我以前因为给我爹盛饭的时候姿势不对被狠狠地训斥过。那时候我不知道我爹是真的计较并且生气了还是只是想教育我该怎么给别人盛饭,总之这件事在我心里留下了很深的阴影,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想和我爹坐在一起吃饭。

今天中午和同学激烈地讨论了消费观的问题,我因为没怎么挣过钱所以大言不惭地支持 钱是挣下的不是攒下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