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家

上午组会本来没打算汇报,结果被老板突然cue到,然后一通质询、教育,搞得我心力交瘁。说实在的,一个学期了,我好像依旧还没有适应现在课题组的生活,独立开展实验会有种茫然不知所措、很无助的感觉,让我时常怀疑人生。
当然这可能就是学渣和学霸的差距吧。

组会开完回工作室收拾完就快一点了,学校已进入寒假时间[……]

继续阅读

今日份的心情

下午坐车去校外机加工中心加工试样,回来的时候搭了业务员的顺风车。

“你看我们的厂房像厂房吗?就跟办公室似的。以前学校有很多加工中心,去年查环保那会都不达标,北京光房租和人工费就多贵,还搞环保,都搞不起,就剩下我们了。”

沉默。

“你们这能做焊接加工吗?”
“你要说焊个桌子、椅子可以,要是需要控[……]

继续阅读

一想到周末组会还要汇报就后悔元旦除了消遣竟然啥也没干

最近是真的难受,之前借钱给同学,说好上月还,结果是对方家里突生变故,告诉我需要缓一些日子,然后这一缓就是一个多月过去了。
早先还有一同学以创业为由借了好多同学的钱,结果最后是“创业”失败,坑苦了那些借钱给他的人。有一同学把工作两年省吃俭用攒下的资产全掏给了他,家里又没矿,最后只能闹到法庭见。结果这种[……]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