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岁

又是收到各种网站和APP祝福的一天,我差不多都快以为今天就是我生日了。

但是今年阳历2月依然没有29号,我仍旧过不了阳历生日。其实因为父母的习惯,我从小就没有过过阳历生日,每年都只过阴历生日。从小就过生日还是挺幸福的,在我们那,小的时候没几个家长会专门给小孩子过生日。

我曾把自己的阳历生日告诉过[……]

继续阅读

我是谁,我要到哪里去

最近被评价“太偏执”。

又昨天师兄在朋友圈晒了某书的读后感,便在底下一通评论,虽然最后得到师兄的部分赞同,但事后反思自己确有些过激和过分。

之前就被同学评价“太自以为是,以后是要吃苦头的。”但是彼时我还不以为然。如今细想有些苦头我确实是因此而吃的。

昨日因一乡党二战考研准备调剂向我询问相关经验[……]

继续阅读

瑞雪兆丰年

刚过完年没几天,家里就下了场大雪,等到今日又是一场。正所谓瑞雪兆丰年,看来这一年着实可以让人期盼。

前几日同学约我出去叙旧闲聊,我爹把我从家里顺路带到城里,我告诉他我可以坐公交去约定的地点,要他不必再绕远送我,结果我下了车要坐公交的时候才意识到县城里的公交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坐。县城就这么大,以前骑自[……]

继续阅读

回乡偶书

放假回家那天中午本来想去学校餐厅吃过饭再去车站,结果拖着行李箱赶着最后的饭点到了餐厅一楼发现一楼停业了。我实在不想拖着行李箱再去二楼,瞅了一眼时间去火车站也不至于是提前了太多,于是就直接去了公交站。那天四号线上好多拖着行李箱的年轻人,挤满了车厢。我看有人带了许多礼品,和我一样在南站下车。

南站地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