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游戏一场梦

清明节的时候就特别想去看娄烨新上映的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结果阴差阳错去看了之前并没有关注的《调音师》。相比于这部悬疑片的剧情,当时更加疑惑的是我为什么坐在了这里看了这么一场电影?我有几次想捉起旁边人的手,但当我意识到旁边是师兄不是妹子的时候庆幸自己没有喝酒。

忙碌的两周过完后,终于在这个周末[……]

继续阅读

四月

转眼就到四月中旬了,日子过得好快。

三月搬到了新校区,新宿舍的阳台是朝东的,最近好不容易有阳光撒进来,但是只在早上六七点的时候才有。那种被刺眼的阳光叫醒的感觉,说起来是应该是幸福的,但刚开始却很烦躁。

早上换床单被罩的时候看着自己“打着补丁”拼凑起来的被面,想起我妈一直说它丑。她一直坚持不让我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