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人热泪盈眶,总有人相信未来

这是因为疫情在家的第七个月,返校依旧遥遥无期(大约在月底)。像是人生快车道里的一次暂停,走下赛道,漂泊的人又融回了家乡。

漫长的假期里发生了好多事,一件又一件似乎都不想让人忘记,结果意外的又好像都已经忘记了,我也懒得再去梳理。人生路上总是步履不停,那些曾拉钩一百年不许变的人,那些以为难忘的瞬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