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难忘的六一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重新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年龄——周岁24+。五四青年节的时候被“青年的年龄标准”刷屏:联合国对于‘青年’的定义是介于15岁到24岁之间的群体。然后就悲催地发现这个青年节是我个人有权享有的最后一个青年节,明年我就会因超龄失去享有这个节日的权利,不过实际上我也从未享受过这个节日。 如果说青年节我都没有资格过的话,那儿童节显然是更没机会的,儿时小伙伴的儿子都有可以打酱油的了,过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