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舅舅啦

姐姐结婚典礼的时候我一个人站在T台最前头的角落里,眼泪止不住的流,甚至连哭声也没有控制住。

那天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的酒,我不记得自己是怎样走下酒桌的,可是还记得再次见到姐姐时的场景,应该高高兴兴的,可是我又呜呜哭了起来,姐姐擦着眼泪质问我为什么要哭,我哭的更厉害了,说,高兴!
姐姐跟着我哭。

后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