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

杨先生终于走了,我也读完了《我们仨》,她不用再一个人思念“我们仨”,我也不用说自己没读过《我们仨》了。

阅读和写作是个好习惯,大概就是因为读了好多书钱老和杨先生才会过得如此温馨平静,让人觉得安详,这是值得学习的。
我不知道杨先生在写《我们仨》的时候是否流了很多泪,我在读的时候常常泪眼朦胧的,也可能[……]

继续阅读